当前位置: 首页 > 疼痛科 > 科室动态 > 四年五次入住疼痛科 三封十页感谢信致敬医生
四年五次入住疼痛科 三封十页感谢信致敬医生
2019-11-12 17:06:00

  近日,行风办收到三封长达十页的感谢信——《回忆河北省人民医院疼痛科主任朱喜春的点点滴滴》。信中,一位80多岁耄耋之年的老太太——申桂英,记录下了她的老伴朱老去世之前在疼痛科住院,朱喜春主任对她们老俩点点滴滴的照顾。因照顾重病的老伴,申老心有余而力不足,老伴走后家中事情又繁多,但写感谢信的事一直记挂在心,于是申老郑重加上了“回忆”二字。让我们一起走进这个回忆……

  想方设法治疗,控制疼痛。患者朱老体弱多病,双肺纤维化10年,冠心病支架后20年,胸椎管狭窄5年。因胸椎管狭窄疼痛5次在疼痛科住院。2016年11月、2016年12月、2017年1月分别三次住入疼痛科,三次住院治疗很好,很大程度上缓解了朱老的疼痛。
  因胸椎管狭窄生活不能自理,2017年3月13日朱老摔了一跤,椎体压缩性骨折脊髓损伤彻底瘫痪,瘫痪后脚、双腿抽筋天天加重,到2017年12月,抽筋儿疼痛达到十级,朱老一天天不能安眠。看着老伴疼痛难耐,申老多方托人打听有没有好的治疗方法,但给她的回答都是没有。申老在信中写到“此时此刻真是上天无路下地无门,过去在疼痛科治疗都有定位,现在是全身抽筋,疼了去找哪里?我们只是着急不知再去找疼痛科。”在这走投无路十万火急的时候,一天上午,申老在门诊四楼巧遇朱主任,申老说出了自己的无奈。朱主任说:“我有办法快过来吧”,于是朱老第4次住进了疼痛科。朱主任为朱老做了鞘内植入镇痛,用一个泵定时定量进药,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朱老的抽筋疼痛,解除了朱老全家人的恐惧不安。
  2018年4月,用泵定时定量进药的作用不够了,朱老又第5次住进疼痛科。朱主任以及科室其他医生想方设法用药、输液、打针控制疼痛。为了使输液方便,朱主任为朱老做了个输液港。一个泵一个输液港,做得非常准确精细,这成了朱老生存的救命宝。
  朱主任用麻醉药控制朱老的疼痛,麻醉药几乎用到最大剂量,用药一年多没有任何差错,而朱老在能耐受疼痛的状态下生活了2年多,使朱老活出了生命的质量和数量。

  解决疑难,帮助迈过各种过不去的坎儿。在这5次住院的过程中,发生了很多故事。申老想要朱主任的手机号,朱主任直接说您年龄大了,我把手机号给你写大点,方便看。朱主任还主动约申老建立微信,这把申老高兴坏了。
  一次,因为一些事情,申老和疼痛科医护人员发生了不愉快。朱主任知道后,主动把申老请到办公室和申老沟通,在第二天的休息日,朱主任还到病房看申老的老伴。想着申老还不高兴,朱主任邀请申老还有一位病友三人合影。第一次拍的照片,申老说我这么矮不好看,朱主任就请三位在沙发上拍照,这一下申老显高了,申老特别高兴的离开了。虽然只是一件小小的事情,但朱主任处理的很圆满,让别人高兴他才心安。
  朱老瘫痪后,雇佣了一位护工每天24小时陪护。而朱老是一位很有尊严的人,万事不求人,每天24小时的陪护,二人之间难免会发生一些矛盾,大家都是两头劝。争执大的时候,朱老想辞退护工另外找人。一个瘫痪病人找一个没有缺点的护工太难。家人都很无奈。朱主任知道后,主动找护工谈心,做思想工作。一次矛盾冲突比较大,申老直接找到了朱主任,没想到,朱主任已经主动找过了护工,已经做了工作。这些难事朱主任都记在心里做在前头。申老很是感动,和护工双方达成协议,护工也感动了,此后到朱老去世,再也没有发生矛盾,皆大欢喜。
  朱老病逝前有遗书,其中一条,说他病故后不留骨灰。申老对子女们说了,子女们没有表态,申老顿时心里也七上八下没了主意。申老找朱主任办事,无意中提起此事,朱主任给申老提了一个折中的办法,可以把骨灰放在纪念堂,想看的时候都还可以看看。朱主任的话正合申老的心意。申老万分感激:“这个主意在我心里比天都大,是我家中最大的事。这样的事情他都果断的出主意,想想看,他是多么关心人。朱主任今年48岁,比我儿子小10岁,小小的年纪很成熟。”

  聊老俩的爱情故事,使老俩的精神处于状态。朱老前三次住院,每天24小时都是申老陪住,照顾老伴生活。申老也已经80多岁了,三次住院都是她一人陪,朱主任注意到后,专门来到病房和老俩聊天,朱主任就问到“你俩恋爱结婚谁先主动”,申老没反应过来,她老伴却快言快语说“那年八月十五她给我一块月饼……”,朱主任听完后,便哼着小曲儿月亮月饼做媒,听到这,老俩都笑了。
  第5次住到疼痛科,朱主任又与申老老伴聊天,继续问“她还给你送过什么礼物?”“结婚是怎么办的”。朱主任把朱老的话一一传给申老。这件事深深的感动着申老。申老心里想:朱主任不惜牺牲自己休息时间给这两个老人来回调和,其目的是使我老伴开心,疼痛变不痛。申老便写了个二人的恋爱史叫主任看,《近水楼台先得月,朱喜春主任是我们夫妻爱情的传递员,是我们老俩的开心果》。朱主任把两个老人拉回到了六十年代前的青春时代,使老俩有个美好的回忆。朱老听力不好,朱主任每周四查房,除了说病的治疗之外,总是双手做个圆的动作示意月饼,逗人高兴。
老俩相伴60年,很少相互夸奖过对方。在朱主任的影响下,在朱老离世前一个月前,正是2019年春节前,两位老人互相拉着手,彼此夸赞起了对方。2019年3月9日,朱老与世长辞,但申老却说:我们是在平和的状态下永别,没有忧伤,没有任何遗憾。老伴走后,申老要做的事很多,其中一项是学会了用微信,然后整理照片。申老整理了一个50张相册的生活照,一个100张相册的旅游照。申老把这个信息发给了朱主任,恰逢朱主任在火车上,马上给申老回复:相逢是缘,相爱是情,相伴是义。你们相逢像首歌,你们就是舞伴的组合,你们的生活就是歌伴舞……彼此相伴不离不弃,你们是幸福的组合,值得羡慕的伴侣。这些话又把申老拉回到60年前,申老觉得自己年轻化了,有个美好的回忆,生活质量自然提高。

  申老在信中赞扬到:“医生治病是看人的身体,是看得见摸得着的。他还有一个比治体病还重要的治疗方法,就是调节人的心理,调节矛盾也是调节人的心理。他是一位医学家,又像是一个心理学家。他心中装满病人,心中有他人,他是医生又是病人的亲人。前前后后的点点滴滴像是小事平凡事,细想想这些小事平凡事中凸显出来的不平凡。朱喜春最有爱心,做事使人感动,做人使人想念。在我晚年最后一站,因我老伴相遇朱喜春感到骄傲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