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胸外一科 > 自定义栏目 > 预防!中国人群肺癌预测新工具
预防!中国人群肺癌预测新工具
2019-07-23 08:29:21
基因多样性对于 NSCLC 的发展具有重要作用,但是中国人群的肺癌风险基因还不清楚。7 月 17 日,Lancet Respir Med 刊登中国学者研究,研究发现了中国人群的 NSCLC 风险相关新位点,并建立多基因风险评分(PRS)以预测肺癌高危人群[1]

 

研究发现了 19 个和 NSCLC 风险相关的易感位点,基于此建立的 PRS 可以有效预测肺癌高危人群,他们可从 PRS 为基础的肺癌筛查后的积极预防中获益。

 

为系统识别 NSCLC 风险的基因变异,研究者测定了 19546 例中国 NSCLC 病例和对照的基因型,并对 27120 例 NSCLC 患者和 27355 名对照中进行了 meta 分析。之后在全基因组性水平上,根据所有报道的肺癌相关单核苷酸多态性建立 PRS。在包含 95408 名个体的另一个独立前瞻队列中评估 PRS 预测肺癌高危人群的实用性和有效性。

 

研究确定了 19 个(p≤5.0×10-8时)与 NSCLC 风险相关的易感性位点,包括 6 个新的位点。和低风险人群(的 10)相比,PRS 可以在高风险人群(最高的 10)成功预测肺癌发生,而且低危,中危和高危患者肺癌事件的曲线始终分离。PRS 是独立于年龄和吸烟史的有效的风险分层工具。

(滑动查看研究详情)

 

 

免疫预测标志物大比拼

 

 

免疫检查点抑制剂治疗中,还不清楚 PD-L1 免疫组化(IHC),肿瘤突变负荷(TMB),基因表达谱(GEP)和多重免疫组化/免疫荧光(mIHC/IF)分析对预测孰优孰劣。有研究对其进行了 meta 分析,结果发表在 JAMA Oncol 上[2]

 

汇总数据发现:TMB、PD-L1 IHC 和 GEP 在预测免疫治疗反应方面效力近似,而 mIHC/IF 以及联合应用多种分子标志物策略似乎具有更高的准确性。

 

查找相关研究行系统评价和 meta 分析,计算总受试者工作特征(sROC)曲线;曲线下面积(AUC);汇总敏感性、特异性、阳性和阴性预测价值(PPV,NPV),以及阳性和阴性似然比(LR+和 LR-)。

 

分析超过 10 种实体瘤的 8135 名患者。使用 sROC 曲线评估所有方法,和 PD-L1 IHC(AUC 0.65,P<0.001),GEP(AUC 0.65,P = 0.003)和 TMB(AUC 0.69,P = 0.049)相比,mIHC/IF 具有更高的 AUC(0.79)。

 

当联合 PD-L1 IHC 和/或 GEP+TMB 等不同方法时,AUC 接近 mIHC/IF(0.74)。所有方法具有类似的 NPV 和 LR-,而 mIHC/IF 比其他方法具有更高的 PPV(0.63)和 LR+(2.86)。

(滑动查看研究详情)

 

 

胰腺癌免疫治疗:失败!

 

 

转移性胰腺导管腺癌(mPDAC)预后差,治疗不佳,亟需新的治疗方法。7 月 18 日,JAMA Oncol 刊登了评估双检查点联合治疗在 mPDAC 患者中作用的 2 期研究结果[3]

 

Durvalumab ± tremelimumabd 的免疫治疗在转移性胰腺导管腺癌患者中耐受性良好,但研究未释放阳性信号。mPDAC 的治疗仍未破局。

 

该 2 期随机研究分为两个部分,目的是评估 PD-L1 抑制剂 durvalumab±CTLA-4 抑制剂 tremelimumab 治疗 mPDAC 患者的和安全性。

 

A 部分是安全性先导研究,如果具有信号,则扩展到 B 部分。65 名接受过一线氟尿嘧啶或吉西他滨为基础治疗的患者入组。患者接受 durvalumab 1500 mg Q4W+tremelimumab 75 mg Q4W 联合治疗 4 周期,之后 durvalumab1500 mg Q4W 治疗,或 durvalumab 1500 mg Q4W 单药治疗,共治疗 12 个月或直至疾病进展或毒性不耐受。若每组 ORR 达到 10 则扩展到 B 部分。

 

联合组和单药组的 3 级以上治疗相关不良事件发生率分别是 22 和 6。乏力,腹泻和瘙痒是最常见的不良事件。两组的 ORR 分别是 3.1 和 0。研究未能进入 B 部分。

(滑动查看研究详情)

 

 

多发性骨髓瘤风险模型

 

 

多发性骨髓瘤多由意义未明的单克隆丙种球蛋白病(MGUS)发展而来。JAMA Oncol 于 7 月 18 日刊登 MGUS 到多发性骨髓瘤的风险模型,评估了血浆免疫标志物改变和 MGUS 稳定或进展的关系[4]

 

结果发现某些血浆标志物和 MGUS 进展相关,这一发现证实了 MGUS 或轻链 MGUS 患者每年进行血液检测和风险评估的必要性。

 

这是一项前瞻性队列研究,包含 77469 名参与者中诊断进展型 MGUS(n = 187)或稳定型 MGUS(n = 498)的患者。将所有连续存储的血浆样本(N = 3266)进行检测,检测项目包括血浆蛋白和单克隆免疫球蛋白水平,血浆游离轻链,血浆中每种免疫球蛋白中的轻链。

 

和进展型 MGUS 相关的风险因素包括 IgA 同型物(OR 1.80;P = 0.04),15 g/L 以上的单克隆峰(OR 23.5;P<0.001),血浆游离轻链比偏移(<0.1 或>10)(OR 19.1;P<0.001)。和进展型轻链 MGUS 相关的风险因素包括血浆游离轻链比偏移(OR 44.0;P<0.001),严重的免疫不全麻痹(OR 48.6;P<0.001)。

 

进展前的系列血浆分析显示,23/43 名(53)参与者在进展期具有高危 MGUS;16/23 名(70)在 5 年内发生低危向中危 MGUS 转化。

(滑动查看研究详情)

 

 

帕唑帕尼治疗粘液样软骨肉瘤

 

 

粘液样软骨肉瘤是一种罕见肉瘤,化疗不佳。Lancet Oncol 于 7 月 19 日刊登了抗血管生成药物帕唑帕尼治疗骨骼肌外粘液样软骨肉瘤的 2 期研究结果[5]

 

研究显示帕唑帕尼对于进展期骨骼肌外粘液样软骨肉瘤具有较好的抗肿瘤活性,一线蒽环类为基础的治疗失败后,帕唑帕尼不失为一种治疗选择。

 

这是一项单臂 2 期研究。纳入过去 6 月内进展的 NR4A3 异位转移性或不可切除的骨骼肌外粘液样软骨肉瘤患者,接受帕唑帕尼 800 mg/d 治疗。首要终点是客观反应患者比例。

 

分析 22 名患者数据。中位随访 27 个月,4 名(18)患者具有 RECIST 客观反应。没有 4 级以上不良事件或死亡发生。最常见 3 级不良事件是高血压和转氨酶升高。

(滑动查看研究详情)

 

 

帕唑帕尼治疗进展性硬纤维瘤

 

 

进展性硬纤维瘤是一种局部侵袭可引起广泛并发症的肿瘤,尚无标准治疗,甲氨蝶呤-长春花碱化疗可能有效。Lancet Oncol 于 7 月 19 日公布了帕唑帕尼治疗硬纤维瘤的 DESMOPAZ 研究结果[6]

 

帕唑帕尼治疗进展性硬纤维瘤有效,可能是这种致残性肿瘤可行的治疗选择。

 

DESMOPAZ 是一项非对照的随机 2 期研究。72 名进展性硬纤维瘤患者,随机(2:1)接受帕唑帕尼 800 mg/d 后治疗 1 年(n = 48)或长春花碱 5 mg/m2+甲氨蝶呤 30 mg/m2 QW 治疗 6 个月,之后 Q2W 治疗 6 个月(n = 24)。首要终点是 6 个月时未进展的患者比例。

 

中位随访 23.4 个月。两组 6 个月未进展患者比例分别是 83.7(n = 43)和 45.0(n = 20)。帕唑帕尼最常见 3-4 级不良事件是高血压和腹泻,化疗组则是中性粒细胞减少和转氨酶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