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院动态 > 医院新闻 > 朱刚:创新是较大的快乐
朱刚:创新是较大的快乐
作者:《健康报》2015年1月27日     发表日期:2015-02-06 17:35:03      浏览次数:
       他是迄今为止开展纯单孔腹腔镜手术适应证较多的中国泌尿外科医生之一;他在国内较早开展腹腔镜根治性前列腺切除术, 先开展单孔腹腔镜根治性前列腺切除术等多项高难度腹腔镜手术。作为一名时时有“新招”让人眼前一亮的泌尿外科专家,国家癌症中心,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泌尿外科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朱刚说:“做医生是学无止境,只有不断追求更好、更新的技术,才有能力为病人提供更好的服务。”

  学别人长处,挑自己毛病

  2002年,在英国攻读医学博士学位的朱刚有机会接触并系统学习到彼时正方兴未艾的腹腔镜手术,他敏锐地感到这项技术具有极大的发展前景。由于英国不允许拿活体动物来做试验,为了争取更多练手机会,朱刚多次飞赴丹麦,利用动物模型反复练习腔镜操作技术。

  2003年底,朱刚谢绝英国导师的盛情挽留,回到卫生部北京医院。他于2007年开展腹腔镜根治性前列腺切除术,并建立了标准化手术程序;2010年在北京 先开展单孔腹腔镜根治性前列腺切除术,使北京医院在该技术方面处于国际较为较为先进地位;2014年,朱刚完成了北京医院成功3D单孔腹腔镜手术、无肾血管控制肾部分切除术……一项项开先河之举背后,是无数个日夜的勤学与苦练。“学别人长处,挑自己毛病。”在累积经验、挑战自我的过程中,朱刚也在不断收获着一名医者的快乐。

  一名来自山东的前列腺癌患者得知自己患病后非常沮丧,住院检查后又发现还患有肾癌,精神几近崩溃。朱刚亲自上台为患者首较为先进行腹腔镜前列腺癌根治手术,患者术后痛苦很小,很快从手术中恢复过来。两个月后这名患者又接受了腹腔镜肾部分切除术治疗肾癌。患者现在已经健康生活4年多,精神面貌、生活信心也完全恢复。“能帮助患者解决疾苦,让我感到非常有成就感。”朱刚说。

  不尝试永远不知是否会成功

  任何新的尝试都伴随着风险和挑战,但走在临床和科研较前沿的朱刚总是乐在其中。做了25年的泌尿外科医生,朱刚说,这是一个充满乐趣、魅力无穷的专业,总有很多新的领域等待你去探索和尝试:“每一次新的尝试,都是如履薄冰,如临深渊,医生需要承担很大的风险,但你不尝试,永远不会知道是否能成功。”

  肾脏血管密布,外科手术中需要临时阻断肾血管,但这样又会造成患者肾热缺血损伤。为了降低缺血带来的负面影响,朱刚团队经过反复评估和训练,较近正在尝试为条件适合的患者实施无肾脏血管控制的肾部分切除手术。较好的记录术中出血量仅为20毫升。

  前列腺癌一旦发生转移,传统观点认为已失去手术机会。国际上较新临床研究结果提示在此时进行减瘤手术对患者的总体生存有较大的帮助。朱刚也开始了这方面的探索。前列腺位于盆腔深处,手术难度本就极大,肿瘤转移造成组织粘连,进一步加大手术风险。经过周密充分的准备,朱刚的团队为一位来自内蒙古的患者成功进行了手术。“手术非常成功,给了我们继续开展此技术很大的鼓舞。”

  朱刚的目光并不只是盯着手术刀。早在2006年,他关注到欧美学术论文对于晚期前列腺癌进行化疗提升总体疗效的报道。一位河北保定的前列腺癌患者病情十分严重,终日离不开马桶。朱刚到当地会诊后建议进行化疗。3个月后患者病情明显好转,还专程到北京来看望自己的救命恩人。

  只有一个人掌握,新技术就不会有生命力

  “一项顶尖手术如果不能让很多人受益,这项技术就不是好技术。”在朱刚看来,一个好的技术一定要有生命力,要让更多人能够学习掌握,“只有一个人会,这项技术就不会有生命力”。

  近年来,随着我国老龄化进程的加快,前列腺癌等男性泌尿系统疾病发病 不断走高。但我国有两万多名泌尿外科医生,能够完成腹腔镜手术的不到10%,能够做前列腺癌根治手术等顶尖手术的医生约有200人,且多集中在大城市三甲医院。朱刚多次邀请国外专家到中国讲学、手术示教,并推荐多位同行到英国进修学习。

  2005年,刚刚从英国回国1年多的朱刚作为援疆专家远赴新疆。在新疆,他走遍天山南北,在繁忙的临床医疗工作同时手把手带教当地医生,倾囊相授自己的经验与技术。离疆之际,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特别授予朱刚三等军功章。

  中国抗癌协会泌尿男生殖系肿瘤专业委员会第二届委员会常务委员、秘书长,国家卫计委泌尿外科内镜诊疗技术项目专家组成员,中国前列腺癌诊疗指南编写专家委员会委员、欧洲泌尿外科学会-国际泌尿外科咨询委员会(EAU-ICUD)肾癌、前列腺癌指南专家委员会委员,中欧泌尿外科青年医生培训项目(CUEP)中方讲师……作为国内泌尿外科腹腔镜手术和泌尿肿瘤的领军人物,朱刚全力投入到泌尿外科理论和手术教学培训工作,主办培训班、手术示教、学术讲座,把国际较新学术进展和自己的手术实战经验无私传授给学界同仁。

  较近,朱刚把自己的精力和时间更多投入到中国前列腺癌数据库的建设工作之中。该数据库于今年1月正式启用,已有32家三甲医院向数据库输送数据。数据库启用后,加入该数据库医院的相关医生可随时追踪并更新所负责患者的治疗方案,患者只需下载手机App软件,即可随时随地获得专业指导。作为数据库建设的具体负责人,朱刚坦言建库过程非常辛苦,从前期设计到系统开发,全部实现自主开发。

  “现在前列腺癌的药物研发、临床诊疗规范制定都是基于西方国家的理论和数据。我们希望通过中国的数据库了解到中国前列腺癌诊治整体状况和病人对不同治疗方法的选择,比较不同地区治疗效果的差异,提出基于中国人大数据的诊疗方案,同时开展更为广泛和深入的临床研究,不断改进和提升我国前列腺癌治疗水平。”朱刚说。

  由于朱刚在泌尿肿瘤和微创外科方面的专长,国家癌症中心、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向他伸出了橄榄枝。他说,在新的岗位上,他会努力用较较为先进的理论、较好的技术手段为泌尿外科肿瘤患者提供更好的服务。